中國數據存儲服務平臺

疫情爆發,哪些NAND和磁盤廠商正在面臨挑戰?

2020年1月23日,武漢由于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爆發開始封城。隨后疫情不斷擴大,全國30個省市區啟動一級響應,控制人流流動,防范疫情。我們除了關注疫情防控進展,一些業內人士開始將目光轉向以武漢乃至國內更多地區為產能基地的芯片制造廠。

近期,更有多名國外分析師開始認證,此次疫情對國內芯片制造廠將造成極大影響,形勢利于國外芯片廠家。

畢竟有前車之鑒,比如今年1月初,無論三星停電事件(三星華城芯片工廠意外停電一分鐘,導致部分DRAM內存和NAND閃存芯片生產線暫停)或是鎧俠(東芝)無塵室失火(火災損壞了其四日市Fab 6工廠,其中一臺生產設備部分受損)就開始分析全球NAND要漲價的結論。

而本次疫情發生在春運期間,春運返程時間隨著國內確診病例的不斷增加而一延再延,全國省市先后將返工時間從原定的1月31日到2月3日,再到如今的2月10日正式復工。

于是開始“合理”推理——長江存儲怎么樣了?武漢新芯怎么樣了?中芯國際怎么樣了?可能導致工廠停產,可能產品供應中斷。短時間內,存儲芯片需求短缺,主流NAND芯片供不應求,價格上漲……

接下來,我們得到了一個小科普: 晶圓廠一般全年持續運轉,春節假期不會停工,每年會有兩種不同形式的檢修。但長江存儲首席執行官楊士寧曾表示,長江存儲計劃2020年提供嵌入式存儲、固態硬盤(SSD)等完整解決方案產品。2019年三季度,長江存儲已經量產出第二代64層3D NAND閃存,接下來第三代產品將跳過96層,直接上128層堆疊閃存。長江存儲正處于3D NAND 芯片產能爬升階段比必然會保持運轉,檢修可能會延遲,直到克服本次疫情帶來的挑戰。

長江存儲給出直接回應是自“2019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發生以來,長江存儲都在積極應對,采取了一系列科學防控和保障生產舉措。目前生產經營正常有序進行,駐守在廠區的長存及廠商員工無感染病例,并采用分區隔離管控措施,避免外界病毒的帶入。

但國內疫情緊張真的只有國內的企業正在面臨壓力和挑戰嗎?目前已知在中國有業務的NAND和磁盤供應商包括:

英特爾——位于大連的Fab 68工廠主力生產3D NAND芯片。2007年投資25億美元建設,此后不斷擴大規模,號稱英特爾在亞洲的第一座晶圓廠。

美光——位于西安的制造廠,成立于2006年,主要生產集成電路封裝與測試以及DRAM模組;

三星——位于西安的芯片制造廠。三星電子一期投資108億美元,建成了三星電子存儲芯片項目和封裝測試項目。二期項目總投資150億美元,主要制造閃存芯片。此外還有位于蘇州的研發中心(SSCR);

SK海力士——在重慶和無錫設有HC1和HC2制造廠;

希捷——在無錫有磁盤制造廠;

西部數據的HGST部門在深圳設有磁盤組件制造部門,在上海有一家工廠。

僅僅只憑借“有機構預計到2021年,長江存儲在NAND Flash市場的占有率將達5%”。一些人就開始對國內的芯片市場發展尤其是長江存儲表現出了最直接的惡意。

現在我們不清楚國內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情何時結束,但總會結束。人員復工,原材料運輸等因素確實會影響2020年國內芯片制造廠的產能,但也必然促使國內更多投注半導體行業,加速芯片國產化。現在不合時宜的拉踩,似乎有點點戲太多。

最后日常村頭大喇叭曰:宅家人群請注意,一人事小,全家事大,少外出瞎轉悠,注意室內通風,勤洗手(20秒以上很認真那種),注意清潔消毒,害己不要緊,不要害人。板藍根和雙黃連沒壞處,但沒病還是別喝了吧。日常為武漢打call!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存儲在線 » 疫情爆發,哪些NAND和磁盤廠商正在面臨挑戰?
分享到: 更多 (0)
对战牛牛